1521-度劫難萬眾一心

作者:馬六甲_ 返回目錄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一號紅人少帥你老婆又跑了蜜愛100分:不良鮮妻有點甜最強狂兵侯府商女妻在上征服游戲:野性小妻難馴服官梯

戀上你看書網 www.itbsnn.live ,最快更新中國陰陽師最新章節!

    什,什么意思?沉默許久之后,白薇最先問道。

    “我不清楚,”沈青搖了搖頭,皺眉答道:“礙于這次直搗閭山拯救天尊們的行動的重要性,我們借用了749局目前最先進的通訊設備,以便和隊伍時刻取得聯系,可是,可是就在今早四點五十六分那一瞬之間,已經開始潛入閭山的人員與我們全部瞬間失聯……”

    沈青話說到這兒,陳國生坐在對面嘆息道:“未免這次計劃出現紕漏或意外,我們把前線指揮權交給了燕七、黎檬、蒙馨雪、小蘇,以及幾名沈青手下靠得住的五軍都護府核心干部,命令他們分別帶隊潛入,而我和沈青暫時負責坐鎮指揮,順便等你們幾個回來,打算等你們回來后再一起行動,過去和大部隊會合,可是,可是誰都沒料到意外會發生的這么突然……現在我和沈青也都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只能焦頭爛額的等你們回來再從長計議……”

    “還計議個屁!”白薇拍桌而起,急聲說道:“我們這就敢往閭山,看看到底那邊發生了什么事!”

    “不能冒然行動,這太冒險了!”沈青搖搖頭道:“此次參與行動的絕大部分是各門各派的術士高手,即便缺少通訊設備,他們本來也該能利用各門派的術法向我們通知動向,可是竟然一夕之間全部失聯,這太詭異了,這次行動很可能已經徹底失敗……”

    “可是為什么會失敗?”我坐立不安地問道:“負責在閭山接應我們的是雪嬌兒和張援朝,他們可是黑頭宗宗主荀燕飛的弟子,不可能會出賣我們,就算要出賣,也該早就把荀燕飛賣了才對,怎么會潛伏到現在?”

    “不,應該不是他們……”沈青又搖了搖頭,話說到這兒,神情越發凝重了起來,“我和陳國生部長也仔細分析過,此次我們行動隱蔽,加之計劃嚴謹,外人絕不可能知道,若是失敗,那么最大的可能就是……我們之中出現了內鬼……”

    “內……內鬼……”

    “不錯,這是我們目前想到的最有可能的失敗原因……所以現在我們更不能輕舉妄動,以免造成飛蛾撲火的局面……”

    沈青話才到這兒,就聽會議桌主位前傳來一聲輕笑,一直端坐不語的葉紅書飲了杯茶,沉沉笑道:“我早就跟你們說過,你們太亂來了,閭山的局勢尚不明朗,你們急于闖山救人根本就是自尋死路!好在我之前沒有答應協助你們,否則的話,可能連剛受重創的天誅府,都要因為你們的亂來而遭滅頂之災!”

    “你少在這兒說風涼話!”聽到葉紅書的冷言冷語,我坐不住了,惡狠狠瞪他一眼道:“葉老,既然你從頭至尾都不贊成我們的行動,如今又在這兒做什么?難道專程來看我們的熱鬧?”

    “小六子,別亂說!”沈青見狀,忙插話道:“葉老先生是我專程請來的!”

    “請他?請他做什么?”

    一想起之前去天誅府總部時,葉紅書的刻薄嘴臉,我就氣都不打一處來,自然理解不了沈青如今將葉紅書請來的意圖,于是哼了一聲,又說:“我看八成就是這老小子壞了咱們的好事,他是不想咱計劃成功搶了他天誅府的風頭!”

    “你別亂說,行動之前,葉老并不清楚咱們的詳細計劃,就算知道,他也絕不會這么做……”

    沈青擺了擺手示意我坐下,隨后又看了葉紅書一眼,話鋒一轉接著說道:“其實你現在的心情我能理解,何止是你,有時候連我也不贊成葉老及天誅府元老會的一些做法,但是至少有一件事我是清楚的,那就是,人心叵測,任誰都有可能做天誅府不利的事,唯獨葉老不會……”

    “你就這么信任他?為什么?”我問。

    沈青剛要說話,葉紅書已先一步開口笑道:“不為別的,因為我是葉凌秋的后代,天誅府是我葉家祖輩生生世世的家業,我絕不會毀自己的家業……”

    葉紅書說話起身,笑瞇瞇又道:“小六子,你對我有意見這我清楚,但希望你也理解,我之所以之前不愿意協助你們,只是出于對天誅府羽翼的珍惜,眾天尊被擄,天誅府已經損失慘重,我們再承受不了更大的損失!但我絕不會做任何助長邪道危害己方之事,所以,即便如今我仍不愿擅動天誅府一兵一卒去替你們冒險,但卻愿意以私人身份,站出來協助你們,盡全力挽回眼下的糟糕局面……”

    “可是你能做的了什么?”白薇問道:“剛你也說了,你仍不愿動用天誅府人馬來幫忙,可眼下如果前線隊伍真的已經遭逢不測,還有機會能扭轉乾坤的,恐怕只有天誅府……”

    葉紅書含笑搖頭,答道:“天誅府的人馬我是萬不會動的,天誅府六百多年來的職責是守護人間,每個人都肩負著守護黎民百姓安危的重任,我不能讓他們去冒這個險,尤其是現在這種局勢尚不明朗的情況……但是,這個乾坤也并不一定只有天誅府才能扭轉,天誅府是一塊絕不能倒下的牌子,可拋開這塊牌子,還有我們……”

    話說到這兒,葉紅書神情一變,眼神中竟現出幾許前所未有的慈祥,含笑朝我們點點頭道:“雖說大家意見不同,但你們這些為匡扶正道而鋌而走險強闖閭山的年輕人,確實讓我這老古董看到了些未來的希望,如若不然,我又怎會在這一時刻出來協助你們?”

    葉紅書幾番言論之下,會議室里緊張的氣氛總算緩和,連我都已啞口無言,雖不太喜歡這個才剛剛拒絕了我沒多久的無情老人,但又根本挑不出他話中的不是來……

    葉紅書,這看起來文質彬彬、甚至有些單薄虛弱的老人,身上仿佛透出了一種難以形容的魅力,令人由不得不信任。

    見氣氛漸漸融洽,沈青趕緊又請大家坐下,朝葉紅書柔聲說道:“葉老,他們也已經回來了,咱還是盡快入正題吧,如今事態,您有何高見?”

    葉紅書搖了搖頭,邊又開始泡茶,邊又和聲細語地道:“沒有,一直以來,閭山都是個極神秘的地方,除了所謂的‘四壇五營’護山傳聞之外,里面到底是什么情況我們根本就不清楚,所以說你們這就行動簡直太冒險了……不過我看,如今想要挽回局面,除了再冒一次險進閭山之外,也再沒別的辦法了……”

    一聽這話,陳國生問道:“您之前一直不準我們行動,如今可算松口了?”

    “不然還能怎樣?”葉紅書嘆道:“先是折了天尊們,那時我不準你們行動,是怕再損兵折將飛蛾撲火,那也是天尊們不忍看到的局面……可如今呢?天尊們被擄之后,你們又白白把二三百名心懷正道的年輕人生生送進了虎口中去,這些人可都是浩瀚正道的未來,若他們就這么白白葬送在閭山,你們以為我的心里不會流血嗎?”

    “是我救人心切,太冒險了……”沈青慚愧地低下了頭。

    “眼下可不是自責的時候,事已至此,先想辦法彌補再說。”葉紅書體恤一笑,又道:“你們放心,我一個糟老頭子如今可能幫不了你們什么,但我有個朋友,他一定能幫得上忙……”

    陳國生忙問:“就是您叫我派人去請的那位?”

    葉紅書點了點頭,隨后看了看腕上的手表,笑道:“按路程算,他也應該快到了……”

    葉紅書話才說完,就聽門外傳來749人員的匯報聲:“陳部長,老先生派去接人的幾個弟兄回來了,但,但是……”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北京pk10计划9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