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朱虹的婚禮 下

作者:陌懷庭 返回目錄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一號紅人少帥你老婆又跑了蜜愛100分:不良鮮妻有點甜最強狂兵侯府商女妻在上征服游戲:野性小妻難馴服官梯

戀上你看書網 www.itbsnn.live ,最快更新網紅西點店的老板娘最新章節!

    蘇彤:“很多事,自己經歷過了才會知道別人講的道理究竟是不是值得借鑒。就拿戀愛結婚來說好了,我常聽到一句:不要想著去改變對方。結果分手離婚,還就是因為那些對方改變不了的點。”

    朱虹的草坪婚禮,有點特別。

    大部分儀式都是在戶外舉行。室內則更側重于吃飯。

    朱虹的意思:“班長不是社恐嗎?戶外的話他舒服點,室內會憋得慌。”

    果然,班長剛站到前方,看到賓客陸續坐下后,整個人就開始冒汗。他的兩只交握的手反復搓揉,蘇彤差點給他塞個面團減壓。

    直到朱虹和朱爸站到了坐席末端,蘇彤和另一個伴娘替她整理好裙擺后,回到自己的位置上,蘇彤看見班長看到那身白紗,掏出手帕擦了擦漢,而后深吸一口氣,抓住了自己的褲腳管,眼睛再也移不開了。

    儀式似乎就是有一種魔力。沒個身處儀式的人都會被儀式的主人公,儀式的主題給吸引。而后,心情和思緒便會隨著司儀的話語,新人的眼神動作,進入一個被稱之為“此時此刻”的時間停滯的空間。

    蘇彤也是如此。不管她在外頭把愛情婚姻男人看的多可有可無,但在班長接過朱虹的手時,她腦子里盡是一種就叫幸福的想法,以至于那些繁瑣的流程忽然變得簡單了起來。

    在送戒指前,司儀說班長給朱虹寫了一封情書,今天要當著在場的百位賓客面前念一念,以正后效。

    朱虹聽言有些詫異。

    班長有社恐,別說在這么多人面前念情書了,據伴郎說,就連私下里和幾個兄弟的話也不多。

    然而聽著這個中年微胖的男人一邊額頭冒汗,一邊結巴似的把從上學時的默默關注到之后的相互扶持的心路歷程娓娓道來時,朱虹哭了,邊笑邊哭了。

    之前朱虹來紅找蘇彤定稿時,蘇彤曾經問過她:“我記得你其實挺傳統的。后來怎么認定班長就是能和你一輩子的人?”

    朱虹那時說:“怎么認定……其實也沒怎么認定。就是有一天回想我們在一起的這些年,似乎沒什么不開心的事兒。即使是以前碰到的困難,講起來也是暖暖的,很欣慰的,很少有難過或是埋怨的感覺。

    我現在想想是這樣的。我知道他對未來的期望,他知道我對未來的期望,然后我們都愿意去找一個能把兩個人的期望合二為一的未來,然后為了對方改變。

    這個就和你媽媽說的結婚等于合伙開公司一個意思。只不過,開公司的兩個人是揚長避短,結婚的兩個人是揚長糾短。

    反正我是這么想的。”

    朱虹這番結婚論,聽得蘇彤有點愣:“說好的別想著去改變對方呢?怎么還互相為了對方改變起來?”

    朱虹:“噗,這話是外面裝X講講也就算了,你還真信啊。這世上哪有什么天作之合,還不是互相磨合達到和諧。哦,都不愿意改變,我堅持我的,你堅持你的。那不就是兩塊完全匹配的石頭,相撞點燃了心里的一把激情之火,然后從床上燒到了天花板上?如果打心底覺得對方不需要改變,那估計是自己沒信心吧。”

    朱虹的大言不慚,蘇彤此刻親眼見證了。原來這個世界上真的有人愿意為了一個人去做改變。想想自己爸媽結婚三十幾年,大到雙方事業,小到廚房洗碗,什么事清沒有吵過,最后幾乎都是不歡而散冷戰收場。

    蘇彤不知道很多年后朱虹和班長會怎么樣,但這樣的開局,蘇彤想這段婚姻確實值得被祝福。是祝福這對新人能永遠這樣相敬恩愛地走到最后,也是讓自己有個期盼,期盼自己所經歷的不幸會避開這對新人,期盼這世界上真的有童話般的結局,就算不是親身經歷也至少能給人一個實實在在的信念。

    想著想著,蘇彤鼻子一酸。

    別說童話般的愛情和婚姻了,單就找到一個愿意和自己長久同道的人也實在太不容易了。事業上的伙伴陳覺霖要走了,應付爸媽催婚的假男友沈默書也開始疏遠了,即便是一手教出來的安周也逐漸有了屬于他自己的路。

    父母年老,解不開的心結,化不了的矛盾,是不會隨著時間釋懷的,只不過是懶得再提罷了;其余的親戚是天選的關系,合則為友,不合還不能痛痛快快地當成敵人對付;而后來學習工作社交中相識的人,逐漸都會有各自的生活重心,偶爾小聚關心已是不易。更別提會不會有誰像傅嫣苒那般笑容擺在臉上,刀子等在背后。

    就在蘇彤心情逐漸由明轉暗時,忽然有個東西砸在她頭上。蘇彤來不及想,趕緊舉手去撈,這一撈終于把自己的神識拉回現實。

    司儀:“哇!恭喜我們這位伴娘搶到手捧花!”

    蘇彤:......

    司儀:“來來來,伴娘請上前!”

    蘇彤硬著頭皮走到中央,司儀便問道:“伴娘和新人是什么關系?”

    蘇彤:“大學同學,和新娘是大學四年的室友。”

    司儀:“哇哦!那你上學時又發現我們新郎剛才情書里寫的那些默默關注的細節嗎?”

    “哈哈哈。”蘇彤笑道,“既然是默默關注,我們怎么會知道呢!”

    司儀:“哎呦,伴娘很幽默啊。那請問,伴娘是否單身?”

    蘇彤:“......不。”

    司儀這個問題問的蘇彤有點慌,于是斟酌片刻給了這么一個模棱兩可的答案。好在司儀趕流程沒有繼續追問,只道:“好的,那等下我把我們名片給您,到時候辦酒水有需要可以聯系我。啊哈哈哈,玩笑玩笑。那伴娘有什么祝福要給我們新人呢?”

    蘇彤想了想道:“祝新人......運旺財旺合家興旺,盆滿鍋滿幸福美滿。”

    司儀:“哎呦,這個祝福語真是!鼓掌鼓掌!”

    蘇彤原以為這事就這么結束了,可是朱虹聽了這話后,也不曉得是不是被班長之前的舉動感動得上頭,竟然主動拿過話筒道:“今天我婚禮上的西點冷盤都是這位伴娘親自準備送給我的新婚禮物。她也是下午被我臨時拉來救場的伴娘。雖然剛才的花我是隨便拋的,但是能傳到彤彤你手里,我真的很開心。我們大學四年同窗同宿,你讓我從一個只知道讀書工作的小傻子變成一個有勇氣探索生活的有趣的人。還有之后在我的工作上,你也給了我很多幫助,很多真心的建議。所以不管外面的謠言傳成什么樣,我一直相信你是個善良的人,是會毫不吝嗇自己祝福的女孩兒。”

    蘇彤:......

    朱虹:“希望今天我的手捧花能像你曾經給我帶來過快樂的時光一樣給你也帶去好運氣。”

    蘇彤:......

    好吧,蘇彤承認,不斷祝福別人,除了期盼一個美好的事實外,也可能是期盼著如果大家都有了happy ending的話,那我也會得到幸福快樂的結局吧。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北京pk10计划9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