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五 梁紅玉

作者:江湖無水 返回目錄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鳳毒天下:神醫十小姐福晉有喜:爺,求不約快穿之炮灰兇猛魔帝纏身:神醫九小姐重生娘子在種田魅王寵妻:鬼醫紈绔妃天醫鳳九神醫凰后

戀上你看書網 www.itbsnn.live ,最快更新朕不是宋欽宗最新章節!

    呼~

    那四方亮銀锏劃出一道亮光,帶著一陣惡風,向著姑娘砸去。

    這下要是落實了,這姑娘定然是腦袋爛成西瓜,大好青春年華不在。

    只是能把范瓊輕易地收拾了的,如何會沒真本事?

    只見那姑娘雙手握刀,倏地向前刺來。

    周昂的锏重勢猛,然而不及厚背刀長,在砸到姑娘前,便會被捅個透心涼。

    這自家先送命的事,周昂當然不會做做。

    只見他腳一動,往側面移了半步避開了這刀,正要趁勢近前時,那姑娘把刀柄一轉,刀鋒倏地橫掃。

    若是周昂繼續前進,定然是一刀兩斷的下場。

    迫不得已,他只能后退一步,暫避鋒芒。

    “好~”

    吃瓜群眾紛紛喝彩不迭。

    他們看熱鬧不怕事大,又不懂其中門道,見男子漢被姑娘逼退便以為勝負已分,自然聒噪起來。

    至于事后姑娘如何,他們不太關心。

    左右他們閃人,出人命也牽累不到他們。

    “好武藝!”張伯奮也嘆道。

    趙桓問道:“比你如何?”

    張伯奮想了想,道:“比臣略遜一籌,然交起手來,怕是兩敗俱傷。”

    這下,趙桓心里有數了。

    這姑娘并不是周昂對手,只看能否干凈利索地拿下。

    果然,因為周圍喝彩,周昂也惱了起來。

    周昂閃過那刀后,疾步突進中,銀锏直刺過去。

    那姑娘也不慌忙,只把刀刺出。

    就是仗著刀長一截,逼周昂退讓。

    然周昂已經退了一次,又是作惱的時候,如何還退?

    只見他忽地把锏一沉,又倏地砸了出去。

    鐺~

    刀锏相撞,響聲震耳欲聾。

    圍觀群眾駭然,居然整齊地把耳朵捂著,各自退了一步。

    刀面被拍偏,周昂徑直擦著刀桿殺了過去。

    “好力氣!”贊嘆中,姑娘急退一步的同時,把刀橫轉,往后拖來。

    這招也毒,只要拖回,刀刃劃過腰間,不死也要廢了。

    然周昂不懼,直把銀锏砸出,正落在刀背上。

    鐺~

    又是一聲巨響。

    砰~

    厚背刀落地,重重砍在街面的青石板上。

    石屑飛濺時,青石板如同朽木,刀刃沒入兩寸有余。

    固然有銀锏施力的緣故,砍刀本身的重量也不容輕忽。

    只是砍刀落入石頭里,瞬時之間拔不出來,周昂已經逼到了近前,復地一锏砸落。

    那姑娘再次急退,閃開要命的銀锏,從腰間抽出兩把薄背鴛鴦刀來。

    周昂跟進,只是掄锏砸落。

    這次他兵器長了,只簡單粗暴地欺負人。

    好個姑娘,只急忙把雙刀交錯,架住了銀锏。

    鐺~

    銀锏落勢被阻,雙刀卻也垂下,后續殺招不能跟進。

    于是,周昂掄起銀锏再次砸落。

    簡單粗暴,卻很實用。

    失了先手,姑娘只能一次次招架,卻不如周昂力氣大,被砸得不斷后退。

    不過十余合,便已經香汗淋漓了。

    趙桓見大局已定,喝道:“你這小娘子,速速投降,吾也不為難你,只讓你家大人來領回去便了。”

    姑娘并不答話,只是咬緊牙關堅持。

    “閃開!”

    呼喝中,一群兵丁推開吃瓜群眾。

    當前那將進來,喝道:“紅玉休得放肆,速速放下兵器請罪。”

    喝止姑娘一句,這將又拜倒在趙桓跟前,道:“臣楚州兵馬都監梁雙拜見太子殿下,小女莽撞,冒犯殿下,死罪,死罪。”

    梁紅玉?

    趙桓驚訝。

    放在后世,知道他趙桓大名的,真的是寥寥無幾,而不知道梁紅玉的,也是寥寥無幾。

    有此差別,固然有傳奇女將的特殊性,從側面也能證明她的本事。

    而且講道理,韓世忠與楊沂中、劉锜、吳玠等人的本事和戰功相差不大,何以知名度相差那么大?

    其中,梁紅玉的功勞不可或缺。

    不過,想來也只有梁紅玉方才有此等本事罷。

    “殿下。”見趙桓突然出神,梁雙輕呼了一句。

    當爹的心里苦逼啊。

    閨女能打是好事,然而打到太子跟前,可就不是好事了。

    本來他就不受楚州知州待見,只是因為本事高強,深得軍心,才能勉強維持著罷了。

    此次得罪了太子,丟官去職還是好運氣,必須懇求太子手下留情,莫要連累的一家老小去瓊州。

    趙桓回過神來,道:“周昂,且罷手。”

    聞令,周昂撤步收锏。

    三二十合下來,他也是呼吸粗重,看來也不是太過輕松。

    梁紅玉來不及平定氣息,直把雙刀收起,徑直到了趙桓跟前,拜道:“民女梁紅玉拜見太子殿下。”

    沒辦法,自家老爹都拜了,她也不可能自己殺出去。

    “大膽梁雙,居然太子殿下面前舞弄刀槍,來啊,給我拿下!”

    呼喝中,一群文官領著三二十衙役到了近前,齊齊拜下。

    “臣權知楚州鄭源拜見太子殿下。”

    趙桓大喇喇受了一禮,才道:“不必多禮。”

    “多謝殿下。”鄭源起身,道:“殿下,這梁雙并其女依仗武力,視綱常無無物,且容臣拿下,再行發落,如何?”

    “殿下,臣女非有意冒犯,請殿下開恩。”梁雙急忙求饒。

    “大膽,豈有你說話的余地?來人,給我拿下。”

    鄭源話音剛落,立刻有衙役拿著鐵鏈枷鎖,就要鎖拿梁雙父女。

    根本不給梁雙父女辯解的機會。

    以文制武,只有文官說話的份,武官只能聽著。

    再則,一個兵馬都監罷了,在知州眼里并不值得重視。

    原來顧忌隨意查辦會讓諸軍騷動,此時梁雙開罪了東宮,真是名正言順查辦的機會,鄭源如何不趁機辦了?

    “殿下開恩。”梁雙只是磕頭求饒。

    梁紅玉也道:“罪責在我,要殺要剮悉聽尊便,只求殿下饒了我父親。”

    “殿下。”范瓊遮著臉拜道:“末將無能,丟了東宮臉面,然技不如人,亦怪不得她,便請殿下從輕發落。”

    “呸~賊胚!”梁紅玉罵道:“若非你對娘家婦女出言不遜,如何會有此等啰嗦事。”

    “閉嘴!”梁雙喝道:“靜待殿下發落,休得啰嗦。”

    “殿下。”鄭源道:“此等武夫,多說何益?且拿下后,去知府衙門審問不遲。”

    “知州少待。”安撫了鄭源,趙桓對范瓊說道:“其中詳情如何,細細說來。”

    “當時臣喝了些酒,暈了頭,對店家娘子出言不遜,因此惱了這姑娘,起了沖突。”范瓊道。

    “上岸前,本王已經言明禁酒,你不但犯禁,且調戲娘家,可知罪?”趙桓問道。

    “知罪,當領五十鞭,禁閉十五日。”范瓊道。

    “且回去,待明日,于碼頭行刑,可有異議?”趙桓問道。

    “無異議。”范瓊道。

    目送范瓊離開,趙桓安排李成去收攏親衛回船。

    至于馬軍司和皇城司的,都不是東宮,趙桓并不想多管。

    安排完畢,趙桓看向楚州上下,道:“都起來吧,如此多官員當街站立實在不妥,且去知州衙門里說話。”

    雖然未曾表態,然而繞過梁雙的意思十分明顯。

    很正常,趙桓怎么可能懲罰梁紅玉?

    只是畢竟在太子面前動武了,也不好隨便赦免,壞了朝廷法紀還在其次,最重要的是會給人一個錯覺,那就是對太子動手沒事。

    都有樣學樣,那問題可就大了。

    這不利于皇權的統治,必須把思路捋清楚了,讓人找不到破綻才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北京pk10计划9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