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厲父

作者:東婷哥 返回目錄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一號紅人少帥你老婆又跑了蜜愛100分:不良鮮妻有點甜最強狂兵侯府商女妻在上征服游戲:野性小妻難馴服官梯

戀上你看書網 www.itbsnn.live ,最快更新我的大佬是傲嬌最新章節!

    “找我什么事?”張婉清站在教學樓長廊下嗓音輕淡。

    不管是前世今生,沈姣姣對張婉清都沒有好感,若不是現在事出有因,沈姣姣是絕對不想來的。

    “厲驍的事你知道了吧。”沈姣姣盡量平緩著語氣開口,哪怕是厭惡也不能表現在明面上呀。

    張婉清聞言瞥了沈姣姣一眼,輕笑一聲,道:“怎么可能不知道,他不都是為了你嘛,你可真行啊,沈姣姣。”

    “要不是因為你,他現在也不必承受那些謾罵。”

    沈姣姣:“……”

    對于張婉清的指責,沈姣姣無可指摘,確實是因為她驍哥哥才會面臨這種境地。

    沉默了幾息,沈姣姣才開口道:“我知道這一切都是因為我,所以我想請你幫忙。”

    張婉清臉上滿滿的都是嘲諷:“我為什么要幫你?”

    “他因為你而出的事,憑什么要我去站出來背這個鍋。”

    張婉清說到這又道:“一旦我去指證羅成剛,你以為以后我還能在這學校待下去嗎?”

    看見沈姣姣茫然不知的樣子,張婉清勾了勾唇,譏諷道“你壓根就沒想過這個問題吧。”

    “你這么自私,憑什么要求我大度。”

    面對張婉清連珠炮彈般的話語,沈姣姣頓了頓才道:“你不是喜歡厲驍嗎?”

    張婉清似沒料到沈姣姣會直接戳破她的心事,愕然了一會兒才惱羞成怒道:“我喜歡誰關你什么事?”

    沈姣姣眨了眨眼,似疑惑道:“是不關我的事,但是你喜歡厲驍,他現在有麻煩了,你能幫他卻在這里冷眼旁觀是什么道理。”

    “上次要不是他,你覺得你能那么輕而易舉脫身嗎?”

    “……”

    張婉清聞言臉色有所松動,沈姣姣復又繼續道:“你幫他就是幫自己,你也不想再在學校看見那個主任吧。”

    聽到沈姣姣提及羅成剛,張婉清眼里閃過一絲惶恐,自從那次從羅成剛辦公室出來,她千防萬防,避免出現在羅成剛的視線里,就是怕他又起歹意。

    此時,有一個機會能讓他徹底消失,張婉清難免意動。

    只是,一想到后面緊隨而來的流言蜚語,張婉清又退縮了。

    以厲氏的地位,這一次不論如何厲驍是不會有什么事的,張婉清正是看準了這點才會袖手旁觀。

    “你不用再說什么激我的話,我是不會去的,要去你自己去。”張婉清說完徑直走向教室。

    沈姣姣是真的氣怒了,她說了這么多,這個張婉清還是油鹽不進。

    “喜歡一個人不是應該知道他有難的時候用盡全力去幫他嘛,如果你今天不去,那你的喜歡又算什么?”

    眼看著張婉清擦身而過沈姣姣再也沒忍住回頭道。

    張婉清腳步頓了頓,她回頭莞爾一笑,道:“我和你不一樣,沈姣姣。”

    “我承認我對厲驍有點心動,但我不會去付出自己的一切來賭他對我同等的回報。”張婉清說到這又道:“更別說,這本就是一場必輸無疑的賭局。”

    沈姣姣:“……”

    說來說去就是不肯幫忙嘛,還彎彎繞繞的耍什么語言文字。

    “……”

    張婉清不肯幫忙,沈姣姣雖氣惱卻又無可奈何,因為擔心厲驍又摸去了校長辦公室。

    悄摸摸的還沒走到門外呢,就碰到一個穿著筆挺的中年男人送兩位穿制服的人出了辦公室。

    那個中年男人一身筆挺的黑裝襯的整個人精神抖擻,五官和驍哥哥有幾分相似。

    尤其是那雙眼睛,就像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一般。

    唯一不同的,是驍哥哥的眼神里總是冷淡居多,還夾雜著一些涼薄。

    而這個男人,笑意里透著一絲絲精明事故。

    這個,應該就是驍哥哥的父親吧。

    果不其然,在那兩個身穿制服的人走后不久,厲驍從門里走了出來。

    沈姣姣眼睛一亮,正打算上前去。

    豈料,那個被沈姣姣認做是厲驍父親的人突然變了臉色回頭就是甩了一巴掌,不過厲驍反應也快,剎那間往后退了一退,一掌撲空緊接著是一個洪厚的聲音,怒道:“你看看,你看看你干的好事,老子這張臉都讓你給丟盡了。”

    厲家明雙手撐著腰來回走動了幾步,見厲驍還站在原地不動毫不悔改的樣子氣不打一處來。

    從小厲驍就沒少讓他頭疼,三天兩頭惹是生非,若是有一段時間沒出事,不是他懂事了,而是這少爺又搞出什么心驚肉跳的事了。

    就為了他一個人,厲家教學樓,獎學金什么的不知道投了多少進去,他厲家又不是什么慈善機構,一出事就砸錢就是金山銀山也總有一天讓他敗完去。

    偏偏在厲家明眼里不學無術的紈绔敗家子厲老爺子是疼的緊,他老人家不管什么事都先護著自己的孫子,生怕厲驍吃了虧似的。

    厲家明想到家里還有一個太上皇等著聽信,這個半吊子又是個不成器的,火從心起又斥道:“耳朵聾了還是瞎了,問你話呢。”

    “上次你可以說自己有狂躁癥糊弄過去,現在呢?”厲家明指著外面的銀杏一字一句道:“人家警察都已經懷疑你精神分裂了,搞不好要進精神病院的。”

    厲家明說到這里似乎很激動,等他發泄完心中的郁忿停頓了一會兒,才道:“你馬上去給那個什么羅主任道歉,我在準備點薄禮其他的事就不要管了。”

    厲驍聞言瞥了厲家明一眼,面含諷刺道:“要去你自己去。”

    淡漠的言語讓厲家明對厲驍反抗他的叛逆愈加氣怒,他顫抖著手指著厲驍,道:“好啊,反了你,別以為老爺子護著你我就拿你沒辦法。”

    厲驍掀了掀眼皮子不置可否,他本來是要好好解釋一番的,看到厲家明這態度他覺得已經沒必要解釋了。

    實際上厲家明還真就拿厲驍一點辦法沒有,他也光是嘴上說說而已,真要做點什么老爺子第一個饒不了他。

    就在他惱怒不已的時候,突然冒出來一個女孩子,攔在他面前頗有替厲驍撐腰的意思,朗聲道:“驍哥哥沒錯,你不應該罵他。”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北京pk10计划9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