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帝都的天才

作者:無趣蘇 返回目錄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飛劍問道圣墟龍王傳說元尊斗羅大陸3龍王傳說逆天九小姐:帝尊,別跑!不朽凡人雪鷹領主

戀上你看書網 www.itbsnn.live ,最快更新重惜最新章節!

    下海好幾天,文安游回了岸上,此處距離文臨較遠,飛回去也要三天才能到達,摸了幾天的魚,方向感錯亂,文安游偏了啊...

    就在此時,文安忽然無意中回頭看向身后,因為他感受到了一股炙熱的目光。

    不過當他回頭時,文安清清楚楚的看到云惜朝自己飛來。

    “...這是開掛了吧,這么遠都能找到我。”文安覺得不可思議。

    這時候文安看了一眼云惜,而云惜眼里則像是一副知曉文安秘密的神情,文安問道:“你怎么跑來了找我了?”

    忽然間,文安感覺這種說話的語氣就像是兩個異地戀的戀人相見時的語氣一樣。

    女孩不顧一切去到男孩的城市見她的心上人,然后男方略微有些尷尬的問對方她怎么來了……

    云惜笑了笑說道:“這幾天你不在,每天用六個小時修行,六個小時睡覺,六個小時發呆,六個小時想你。”

    他沒想到對方的語言如此坦率與直白!

    但是文安又是潛入深海又是摸魚的,她怎么知道自己在這里上岸,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是不是在我身上放了什么東西”文安愕然問道。

    云惜笑著說道:“尋蹤玄機,在你衣袖三寸處,你化成灰我都找得到你。”

    文安臉都黑了:“你什么時候放的?!”

    云惜笑而不語。

    在回文臨的路上,文安因為云惜在而沒有選擇直接飛回去,兩人一路沉默,云惜默默地跟著他一路走著。

    此時他們看到身后一隊商隊趕了上來,文安詢問能不能捎帶一路去文臨城,商隊也沒多想,平日里搭他們隊伍的人也多的很,談好收費就行了,商隊負責他們的伙食和日常住宿。

    商隊看到文安和云惜也沒多想,一是沒見過,二是感覺像是私奔的小戀人……

    商隊的人沒有刻意跟文安和云惜搭什么話,在彼此看來雙方就是路人關系,商隊把文安和云惜帶到文臨城就好了,至于文安和云惜是什么身份并不重要,跟他們也沒什么關系。

    在商隊眼里,大佬哪用他們捎帶啊?大佬一般都是自己飛的。

    其實商隊的領隊估計都沒有想過,他這次捎的可能就是大佬...星靈境的大佬。

    文安加入商隊之前便知道這商隊里等級最高的也不過是個君靈境,所以來自商隊的威脅幾乎可以忽略不計,畢竟現在來幾個神靈境文安都能滅了。

    就算這離夢大陸豪門眾多,能有三個神靈境保護出行的豪門子弟也沒幾個……或者說根本沒有。

    商隊里還有二十多個人是交了錢同行的,但都沒有文安和云惜走的遠,但是商隊會在沿途一直吸納這樣的“乘客”,所以也會有人源源不斷的進來,他們似乎都是前往文臨看看熱鬧。

    白天趕路的時候文安和云惜就待在馬車里,云惜拿出紙筆繪圖...而文安,則坐在馬車之中練劍。

    只見他盤坐在車廂里面閉目養神,靈海之中影爍靜靜地懸浮。

    如今文安練劍似乎已經不需要再有動作了,那一股劍意藏在他的靈海呼之欲出,偶爾靈海中的影爍會輕微發出輕微鳴聲。

    與此同時,天地靈氣始終在朝著身體里匯聚,強大著他的筋骨血肉。

    若有劍術強者在旁邊就會詫異,哪怕在靈界強者如蕓也沒誰能在成為淵靈境之前便可以放棄外部劍術的修行,直接去修心意中的劍意。

    云惜作畫完成,聽著商隊里面的人討論說,如果商隊行進的順利,那么就能看到天跡學院選拔的盛況。

    商隊的領隊笑著說,每隔幾百年的選拔都是盛事,比逢年過節還熱鬧幾十倍,天跡的弟子們一個個強悍如斯,他們這些小靈者終于有機會名正言順的觀摩一下大佬到底是個什么樣的風采。

    整個靈界的一流勢力的年輕子輩也會趕回來,好些地方本來在打仗,結果到了這個時候都會紛紛停戰,哪怕戰場上敵對的雙方到了這一刻都會朝著天跡學院趕來。

    戰爭是為了利益,但神奇的是,事關生死的戰爭卻比不上成為天跡學院學生來得重要。

    云惜聽了撇撇嘴:“哪有這么理想的地方?”

    結果這話被旁人聽到了笑著說道:“小姑娘,你也是去文臨城嗎,到了那里你就會明白了,天跡學院就是一個神奇的地方。”

    云惜表示不信。

    商隊里喜歡把捎帶的客人稱作雇主,以示尊重。

    “那你們平時運送的貨物都值錢么?”這時候忽然有商隊里的“雇主”好奇道。

    “不值幾個錢,”領隊忽然就低調了下來:“我們這做的就是倒買倒賣的活,能賺幾個錢?”

    這領隊深知財不露白的道理。

    就在此時忽然有人問云惜:“小姑娘,你們是要去文臨城啊?怎么,你倆是私奔?”

    領隊忽然好奇道:“不會是去參加天跡學院選拔的吧?”

    咦,領隊越是這么說,越覺得有可能,這小倆口也是看起來像是小家族的年輕一輩。

    一群人隨著領隊的好奇也轉頭看向云惜和文安:“喂,小姑娘,你們小兩口不會真是去參加天跡學院的選拔吧?”

    “……”云惜頭痛,心想老板太八卦了吧。

    結果云惜還沒說話呢,忽然路的盡頭疾馳而來一隊人馬,商隊的領隊趕緊領著隊伍靠著路邊:“這馬蹄聲太洪亮,來人竟然騎的是麒麟!不要惹他們!”

    領隊的護衛們全都不說話站在一旁,云惜倒是挺好奇,這領隊竟然光聽蹄聲就能判斷出對方騎的什么靈獸?

    當那隊人馬出現在視野里的時候,云惜赫然發現這些人的坐騎確實非同尋常,不僅一身鱗甲,光是能量波動就有君級。而且那靈獸的瞳孔有古怪,竟是金色的。

    蹄聲在商隊旁邊停了下來,一個氣質張揚非凡的年輕人看著商隊這群人:“喂,文臨城怎么走?”

    商隊的領隊忽然喜出望外:“竟然是帝都墨泉世家的公子,小人曾給您府上送過東西。”

    那馬上的少年愣了一下:“咦,原來是你啊,我記得你,你送了一對君級魂珠,我娘特別喜歡!”

    領隊更激動了:“對對對,是我送的,墨泉于公子這是要去文臨城?”

    “對,”墨泉于大大咧咧的笑道:“我們幾個要在文臨建立商會,順便參加天跡學院選拔!”

    領隊趕緊說道:“您打小智勇無雙,一定能在文臨城站穩腳跟,并且入選天跡學院。”

    “哈哈,就數你最會說話”墨泉于意氣風發的笑道:“剛晉升神靈境,正愁沒人練手呢。”

    “哎呦,這可要恭喜您了,三年不見您都晉升神靈境了啊?”領隊笑道:“文臨城就在這條路走至海邊,順著海邊大道一直走就能看到。”

    “行,”墨泉于揮了揮手中的鞭子:“若是再到帝都,可來墨泉家來領賞。”

    說著,墨泉于似乎就要帶著身后的十個人往文臨城去了。

    結果就在此時文安忽然從車廂里鉆了出來:“等會兒,我好心提醒一下,當下想搶下文臨商業市場早已遲了,你去了也是白費力氣。”

    墨泉于愣住了:“有錢也不行了?”

    “文臨城最佳地段早已被搶占。”文安回答道。

    但他之所以把這些人攔下來是因為他發現,這隊人馬里有四個神靈境。

    似乎眼前幾個就是帝都的較強的子弟了,竟然十個子弟里面就出了四個神靈境,年紀還都這么小?

    事實上他不知道,這都已經是帝都最拔尖的那幾個天才了隨便拉出去一個到帝都問一問,基本沒人不知道他們的。

    不過不管怎么說,文安都不能放著這些少年天才去文臨城搗亂,要知道當下臨跡商盟正在最后的建造工作。

    這些帝都來的權貴,文安就擔心他們真的用錢砸,壞了臨跡的建造。

    墨泉于忽然轉頭看向領隊:“他是誰?”

    “他就是我這商隊捎帶的客人,”領隊訕笑道:“不過我聽說確實如此,文臨城早已經被各方利益商會占領。”

    墨泉于看向文安,手中鞭子高高在上的朝文安一指:“對了,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烏恩溫,”文安樂呵呵笑道。

    墨泉于琢磨了一會兒:“……還挺順口的。”

    文安內心偷笑,當然順口。

    “給我們準備馬車,”墨泉于對領隊說道:“這長途跋涉騎馬,顛的我屁股都疼了!”

    領隊眉開眼笑的趕緊騰了三駕馬車出來,就連貨物都丟下了一點,對于領隊來說,能巴結上墨泉于,可比貨物有用多了。

    這大概是史上堪稱最豪華的商隊配置了……

    墨泉于這一行人七男三女,有一個女孩忽然小聲道:“你真信了他的話?我們直接用錢打開市場。”

    墨泉于不以為意:“王小仙你可別這么說,這樣投資本身就是無底洞,再想想吧。”

    那個叫王小仙的女孩聽了這番話之后想了想說道:“也是……不過你們發現沒,那小子真帥耶!”

    “好看是好看,”一個女孩經王小仙一提醒,再想起文安的模樣來總覺得難以忘懷:“但你可別想著跟他發生點啥,普通人都羨慕千金大小姐跟窮小子相戀的故事,可千金大小姐自己要是羨慕這種事情就有點太傻了。還記得帝都那件事情嗎,一個小白臉入贅將整個世家都敗光,還把那千金大小姐賣到了青樓。”

    “瞎說什么呢,”王小仙翻了個白眼:“我就說句實話而已,好看就是好看,跟家世有什么關系?”

    其實王小仙壓根就沒多想,階層的思維在靈界漫長的歷史中,如同人們身體中的血液一樣與生俱來,融入骨髓。

    而他們和文安,注定是兩個世界的人,這一段路走完便不會有交集。

    文安和云惜鉆進車里小聲嘀咕著,文安說道:“這也算是先穩住了他們,不然讓他們找到文臨城,搞不好要壞了咱們的生意也說不定。”

    “壞不壞還不一定”云惜平靜說道:“我覺得他們威脅不大,一方面是他們也還是世家子弟,看樣子沒那么歹毒的心思,另一方面,他們看起來好像腦子有點不好使,這么簡單就被你忽悠了。”

    文安琢磨著云惜說的話覺得有點不對勁:“我這忽悠的技巧很高啊。”

    “然后呢?”云惜面無表情的問道。

    “我憑本事忽悠的人,憑什么說人家腦子不好使,”文安說道。

    “呵呵,”云惜冷笑。

    不過就算這些人進了商隊,也和其他人沒什么交集。吃飯的時候領隊都是給他們開小灶,沒事的時候要么他們聚在一起聊天,不理旁人,要么就是在修行。

    這靈界里的階層天然存在,圈子是無法互相融合的。

    文安雖然感慨這些含著金湯勺出生的天才們真是高冷,但大家能相安無事是最好的,他就擔心路上對方老跟他聊天,自己的人設通常都不太穩,言多必失……

    不過有時候文安也會悄悄聽聽這些貴族子弟的聊天,有助于他堤防一下四方權貴對臨跡廣場的影響。

    比如王小仙說,后面馬車里的那個少年確實很好看啊……

    文安認為,他們說得對。

    當然,也有比較重要的信息,比如五天內大陸商會都會趕來,希望能夠搶最后一杯羹。

    就在此時,墨泉于忽然疑惑的看了一眼文安他們所在的馬車:“這兄妹倆有點古怪,你們發現沒,除非吃飯的時候,那個少年很少出現在我們的視野里,你們說他會不會是在修行?”

    “修行?”有人笑了笑:“那人靈力波動就只有塵級。”

    墨泉于笑著搖搖頭覺得自己多想了,說實話人人都在修行之前覺得自己一定能守住孤獨好好修行,然而這種決心在經歷過修行的枯燥之后就變的不是那么堅定……

    商隊停停走走,原本他們是要在每個城池都要待上一兩天轉手貨物的,結果有了墨泉于他們在,領隊干脆往文臨城趕去,直到抵達的時候才第一次停留。

    這還不是領隊想賣貨物,而是墨泉于他們想去南都逛逛,他們聽說這里有奴隸市場,整個南州最出色的奴隸都會被轉運到這里販賣,等人來了興趣,帝都可是有攀比風氣的。

    ……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北京pk10计划9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