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9章 沒教養

作者:錦夏末 返回目錄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鳳毒天下:神醫十小姐福晉有喜:爺,求不約快穿之炮灰兇猛魔帝纏身:神醫九小姐神醫凰后重生娘子在種田魅王寵妻:鬼醫紈绔妃天醫鳳九

戀上你看書網 www.itbsnn.live ,最快更新惡魔少爺別吻我最新章節!

    沒錯,她不是要回家,家里也根本沒有客人,而是……

    她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腕上的時間,冷著一張臉走向另外一個方向。那表情,就跟抗日戰爭時期,氣憤填膺的紅軍戰士要去找日本鬼子算賬一樣,一臉的殺氣。

    很快,萌小男來到了教學樓前,氣沖沖地上了樓。

    “那就說好了,今天晚上你請客!”

    “當然,走吧!”

    樓梯的轉角處傳來熟悉的聲音,萌小男頓時渾身都警備起來,加快了往上走的腳步。

    “呀——”靜謐的樓梯上突然出現了一個人影,許念念立即被嚇了一跳,待看清來人之后,憤憤地說道:“江南,你是鬼嗎?怎么走路都沒有聲音的!”

    “只有做了虧心事的人才怕見鬼,許念念,你給我老實交代!”萌小男幾步沖上去,走到許念念的面前。

    許念念的幾個朋友剛往廁所那邊走去,估計上完廁所就直接往那邊的樓梯走了。所以這時候只有她一個人,她心里盤算了一下,如果一會兒真動起手怕,贏的肯定是江南這個母夜叉!

    所以這時候,絕對不能硬碰硬!

    “你在胡說些什么,我要回家了,沒你那么空!”許念念說著就要從萌小男身邊走下去,可萌小男怎么會讓她走掉?

    許念念的腳剛一抬起來,萌小男就快速地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臂。

    萌小男的力氣本來就大,許念念一下子皺起了眉頭,很是不滿地說道:“你到底要干什么?放開我的手!”

    “你不說清楚事情我今天跟你沒完!不說清楚,你今天就別想回去了!”萌小男咬牙切齒地說道。

    一想到安初夏那磨破的膝蓋,她的怒火呀,簡直就像火山噴發!

    “我聽不懂你說的話,你到底在胡說些什么呀!”許念念皺緊了眉頭,咬牙切齒地說道:“你要是再不放手,信不信我讓你再挨一個處分?!”

    “處分?”萌小男冷笑了一聲說道:“我萌小男什么人?是那種害怕處分的人嗎?”

    聽言,許念念的臉色變了變,咬緊了下唇思考怎么擺脫萌小男。

    末了,許念念只好對著萌小男問道:“你來找我到底什么事情?快點說完快點放手!”

    萌小男緊盯著許念念看了幾眼,這才用略帶狐疑的語氣問道:“不是你?”

    “什么是不是我?”許念念很不耐煩地說道:“你到底在說什么啊?”

    “跑操的時候,推倒初夏的,難道不是你嗎?”萌小男微瞇了下眼睛,審視般地看著許念念。

    “擺脫,我們班跟你們班隔著三個班呢,我怎么推她?我又不是路飛,可以伸長手臂。”許念念沒好氣地說道。

    聽到這話,萌小男愣了一下,繼而抓著許念念手臂的力道又是緊了一分,惡狠狠地說道:“我們初夏就是在系鞋帶的時候被人推倒的,你不是正好可以推她嗎?”

    許念念深吸了一口氣,試圖把自己的手抽出來,終于被她抽回了手。她一邊揉著被萌小男抓痛的手,一邊說道:“我是那種推人的人嗎?”

    萌小男眼皮一抬,淡淡道:“不是嗎?”

    “我沒空跟你扯淡!讓開!”許念念深知自己解釋不清楚了,干脆不解釋。

    “心虛了?”萌小男立即站到了許念念面前,攔住她的去路。

    樓梯就那么點窄,被萌小男這么伸手一攔,許念念當然過不去。她深吸一口氣,滿不耐煩地說道:“我說了不是我了,我心虛什么?你能不能不要血口噴人啊?”

    “血口噴人?誰血口噴人了?不是你還有誰?!”萌小男用不容置疑的語氣對許念念說道。

    許念念冷哼了一聲,繼而說道:“你以為斯蒂蘭里只有我敵對你跟安初夏嗎?別開玩笑了……七錄少爺和其他的兩位少爺,是所有女生心目中的男神,你們兩個一早就是眾矢之的了。別看你們班的女生對你們那么好,她們只是比較會偽裝罷了!真出了事,我敢保證,她們沒有一個不是偷著樂的。”

    萌小男撇撇嘴道:“你說這話到底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還不明顯嗎?在這個斯帝蘭,想讓你們兩個混不下去的人多了,別總以為你們兩個人的敵人只有我!”許念念翻了個白眼,伸手撥開萌小男攔著她的手,快速往樓下走去。

    萌小男站在原地想了一會兒,忽而神經一蹦,轉身快速跑下樓梯。

    這邊許念念剛剛走下樓梯,還沒等松口氣呢,身后傳來快速的腳步聲。她身子一僵,剛一轉過身去,手臂又被萌小男緊緊地抓住了。

    “你又干什么?!”許念念咬牙切齒地對著萌小男說道:“都說了不是我了,你還要干什么?!”

    萌小男一臉正色地說道:“我不相信你說的話,除非你跟我去一趟監控室。”

    “監控室?”許念念不敢置信地說道:“監控室在那么遠的地方,起碼要走上二十幾分鐘,拿時候天都黑了!我還有聚會,你要看自己去看!”

    “不行!”萌小男抓緊許念念的手臂,不容置疑地說道:“你得跟我一起去!”

    “我為什么要跟你一起去?我都說了不是我了,你耳朵長著干什么啊!”許念念是真的生氣了,一把拉回自己的手,還順帶推了萌小男一下。

    萌小男站著的地方正好有一個臺階,被許念念這么一推,整個身體都重心失衡。眼看著就要摔倒,許念念也是心里一驚,萌小男要是這么摔下去了,蕭銘洛對她的印象肯定更差。到時候局勢肯定不利于她。

    這么想著,她連忙上去拉住萌小男,萌小男這才沒有摔個底朝天。

    但萌小男本來就因為安初夏被推的事情,對許念念沒什么好脾氣,這下子被許念念這么一推,她立刻認定就是許念念干的,頓時堅定的要拉她去監控室。

    萌小男剛一站直就抓住了許念念的衣領,拽著她就要去監控室。監控室位于學校的最北面,步行得走上近二十分鐘。

    “你今天必須得跟我去監控室!”萌小男拽著許念念就走,可是一轉身,身子卻僵在了原地。

    得了空的許念念立即掙脫開萌小男的手,正準備開口大罵,眼睛忽而看見了不遠處站著一個人。

    那個人居然是蕭銘洛的媽媽,蕭母!

    許念念愣了一下的同時,眼睛看向一旁的萌小男。顯然,萌小男比她更驚訝。或者是……驚嚇。一種叫做“竊喜”的情緒浮現在許念念的心頭。

    蕭母本來對這個暴發戶的女兒沒什么好感,現在這一幕,蕭母一定會對萌小男更加不滿。這樣一來,萌小男休想進蕭家的門!就算是蕭銘洛現在還骨頭硬著,跟家里斷絕關系,但是蕭銘洛從小是含著金湯勺長大的,苦日子一旦長久,一定會受不了回到家里。

    她就不信了,萌小男能跟蕭銘洛走到最后。

    意識過來的萌小男連忙站直身子,拘謹地叫了一聲:“伯母……”

    “看我家銘洛對你這么上心,連離家出走的戲碼都演上了,我還真以為你有什么我沒發現的品質。看來是我多想了,像你這種暴發戶家里長大的孩子,能有什么好品質?”蕭母冷著一張臉說道:“你媽在家里都干什么?像你這種沒教養的人,一輩子都休想進我們蕭家的門!”

    “你……”萌小男氣急,她發誓,如果面前的這個女人不是年紀比她大好幾輪,不是蕭銘洛的媽媽的話,她一定會沖上去,狠狠的把她揍一頓!

    罵她沒事,反正她臉皮厚,可是,怎么能連她家里人都一起罵?!

    萌小男的雙手緊緊握拳,卻緊閉著嘴巴不發一言。這副樣子的萌小男讓許念念忍不住勾起嘴角來。

    “阿姨……”許念念甜甜地叫了一聲,快步走到蕭母身邊挽住她的手道:“我跟江南只是在玩,您別誤會嘛……”

    “我這雙眼睛也不是白長的,她怎么拽著你的衣領我看的清清楚楚,你不用幫她說話。走吧,陪我去看看銘洛,很久沒來斯帝蘭了,我連籃球社都找不到了。”蕭母說著,不再理會萌小男。

    “恩,好的,往這邊走。”許念念甜甜地應了一聲,挽著蕭母離開,還不忘記回頭看一眼一臉黯然的萌小男。

    二十多分鐘后,萌小男已經調整好了情緒,來到了監控室門口。

    本來蕭母就不喜歡她,現在只是變得更不喜歡她了一點,她才不會放在心上!

    可是她雖然這么在心里勸說著自己,可是還是忍不住抿緊唇。

    恰好在這時,監控室的門“啪嗒”一聲被打開了,穿著保安衣服的人拎著一個飯盒走了出來。看到萌小男,顯然愣了一下,隨機開口問道:“這位同學,你有什么事嗎?”

    萌小男還以為這個時間監控室已經沒有人了,聽保安這么問,連忙回答道:“我丟了東西,想要來查一下監控。”

    “這個……”那保安遲疑了一下說道:“我現在要去打飯了,就你自己看吧,操作很簡單,你們年紀輕,自己應該會查。”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北京pk10计划9码 承包净化工程好赚钱吗 2018问道五开赚钱 微帮靠什么赚钱 地下城双开搬砖能赚钱 有分享文章赚钱的软件 英雄道怎么赚钱 么么直播推广赚钱 糖花糖能赚钱吗 七猫赚钱 赚钱的地摊行业 岳云鹏是赚钱工具 开个什么门头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