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8章 大鬧許家

作者:錦夏末 返回目錄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鳳毒天下:神醫十小姐福晉有喜:爺,求不約快穿之炮灰兇猛魔帝纏身:神醫九小姐神醫凰后重生娘子在種田魅王寵妻:鬼醫紈绔妃天醫鳳九

戀上你看書網 www.itbsnn.live ,最快更新惡魔少爺別吻我最新章節!

    “哎呀!媽!”萌小男狠狠地一跺腳,氣憤地問道:“到底是我是你的親生女兒,還是蕭銘洛是你的親生兒子啊!怎么他說一句不讓我出去,你就真不讓我出去啊?”

    江媽嘆息一聲,無可奈何地說道:“當然你是我女兒。但是,就是因為你是我女兒,我才不能放你出去。銘洛說了,你出去會出大事兒的!”

    萌小男粗粗地喘著氣,沒好氣地說道:“我不就是出去遛個彎,呼吸呼吸外面的新鮮空氣,能出什么大事啊?”

    “你的脾氣我還不知道嗎?我不知道你在學校發生了什么,我也不會相信你的鬼話。總之,你今天給我安安分分地呆在家里!哪兒也不許去!”江媽態度堅決,順手拿了茶幾上的十字繡和一旁的小凳子,直接坐在了玄關處,一副“除非你踩著我的身體過去”的表情。

    萌小男頓感挫敗,不住地點頭:“行,行!算你狠!”

    說完,她不停地嘆氣往二樓自己的房間走去。

    與此同時,許念念已經回到了家,幾個陪同的女生彼此都松了一口氣,其中一個女生慶幸地說道:“看來江南沒有追過來,念念姐,要不然,這個周末你就別出門了。”

    “對啊。”另一個女生贊同地說道:“那個沒教養的瘋丫頭指不定會做出什么事呢,為了安全,還是先呆在家里。”

    許念念雖然心里不爽,但還是無可奈何地點頭:“我知道了,你們幾個也早點回家吧。”

    送走幾個女生后,許念念快步走進了家門,她想清楚地記得她躲在教室門口,萌小男一直在門口喊的時候的場景。

    那時她是真想沖出去跟萌小男大打一架的,可是不知怎么的,她那時候就是心慌極了。怒氣沖沖的萌小男真的是太可怕了,還好她的位置是坐在窗邊的,收拾東西的時候恰好看到萌小男氣勢洶洶地往這邊走。

    “小姐,您回來了。”傭人恭敬地迎上前,許念念直接把包往傭人身上一丟,滿臉陰霾地走上樓。

    而在江家,萌小男在又嘗試了幾次出門后,徹底地放棄了。江媽就像是吃錯了藥一樣,不讓她出門,她只好生氣地回房間關上了房門。

    “什么嘛……到底是不是我親媽啊。蕭銘洛幾句話就把她說的變成了一個固執鬼!真是氣死我了!蕭銘洛,別讓我再看到你!不然看我不把你大卸八塊!”萌小男站在窗口怒氣沖沖地喊出這些話。

    樓下的江媽似乎聽到了,伸長了脖子喊道:“江南你這個死丫頭別鬼吼鬼叫的!”

    “這都能聽到……”萌小男連忙捂住了嘴,一個不下心,手肘將窗邊的礦泉水推出了窗戶。

    她連忙下意識地伸手去抓,可是晚了那么一步。礦泉水里面可是養著許多“水晶寶寶”呢,她惋惜地探頭看下去。

    卻見礦泉水瓶正好掉落在了下面的空調室外機上,幸運地沒有掉下去。她心念一動,輕手輕腳地跳上書桌,手攀著窗戶,整個人掛在了窗戶上。

    “嘭”一聲悶響,她安安穩穩地落在了室外機上。她怕這個響動驚動了江媽,屏氣凝神了好一陣子都沒有聽到樓下有響動,她這才松了一口氣。

    這時候她已經顧不上腳邊的水晶寶寶了,她小心翼翼地移動著腳步,在空調室外機的不遠處就是水管。

    萌小男深吸了一口氣,心里暗念道“不成功就成殘疾”。她狠狠一咬牙關,伸手抱住了白色的水管,腳慢慢地也往水管移過去。終于,她的整個人都抱住了水管,順著水管慢慢往下滑,就這么奇跡般地落到了地面上。

    踩著堅實的地面,萌小男比了一個“V”的動作,繼而快速跑開原地,一路跑到離這里最近的可以攔到出租車的地方。

    許念念的地址她當然是不知道的,可是這年頭互聯網如此發達,不愁不知道許念念家的地址。

    約莫過了半個多小時,出租車停了下來,師傅轉過頭來,公式化地說道:“六十。”

    “六十?!”萌小男夸張地長大了嘴巴:“師傅,看您長得儀表堂堂,怎么專門坑人啊?”

    出租車師傅臉色變了變:“這個距離,我一直都是收八十的,就算打表也差不多要八十。”

    萌小男直接從口袋里摸出五十,一副笑嘻嘻的樣子:“師傅,您長得如此英俊瀟灑,玉樹臨風……”

    “行了行了,算我送你個人情,五十就五十吧。”出租車師傅無奈地接過錢。

    “謝謝師傅,下次我還坐您的車!”萌小男高興地下了車。

    出租車師傅一臉地黑線:“小姑娘,下次你可別在坐我的車了,我可虧不起。”

    其實這倒也不是她小氣,而是她逃出來的匆忙,身上可就帶了這五十,怎么回去還不知道呢。

    “不管那么多了,大不了找警察叔叔。”萌小男一抿唇,目光落在眼前這棟西洋別墅前。

    這別墅建得很精致,而且這個小區也是那種非富即貴的人能住的。

    不過,她才不管什么后果,她今天非就要討一個公道!

    “許念念,你給我出來!”萌小男大步走上臺階,雙手叉腰,氣凝丹田,大聲對著大門喊道。

    “誰啊?”門被打開了一點,一個穿著傭人服侍的中年婦女打開了門,用疑惑地目光打量著她,一直看到了她身上的校服,傭人才放下了眼中的警惕:“你是我們小姐的同學嗎?”

    “對啊!”萌小男一彎唇,笑得那叫一個燦爛:“阿姨,你能把她給我叫出來嗎?我有急事兒要找她!”

    “那您進來吧。”這傭人大概是看她的笑容很無害,就卸下了所有防備,打開了門。

    萌小男按捺住臉上得意的笑容,邁著小步子跟著女傭人往里面走。還別說,這里面的裝飾比外面看起來還要精致,大概任何一個小小的擺設都要值不少錢了。

    但她現在可不是來欣賞的,萌小男收了心,跟著女傭人往前走。

    走過一個小花園,這才來到了客廳。

    “小姐您貴姓?”傭人遞過一杯茶問道。

    “我姓江,麻煩您快點叫許念念來見我,我有急事要找她。”萌小男接過茶杯,濃郁的花茶芳香一下子灌入鼻子里。

    “好的,江小姐,您稍等,我這就去告訴大小姐。”那個之前給她開門的傭人說完,吩咐另一個傭人好生照顧著便往旋轉樓梯那邊走去。

    “江小姐,您喜歡吃甜的嗎?我這就去給您拿甜點。”傭人走上前恭敬地詢問。

    “不用了。”萌小男連忙擺手拒絕,她來這兒可是來要說法的,不是真來這兒做客的啊!這么傭人這么客氣,她還倒有點良心不安了。

    不過,說實在的,這里的花茶還真挺好喝的。

    “什么姓江的同學?我沒有姓江的同學啊。”許念念的聲音自二樓傳來,萌小男一抬頭,就聽到許念念尖叫了一聲:“啊——”

    兩個人的目光一對視,萌小男嘴角勾起,放下茶杯,笑嘻嘻地站起身說道:“許同學,一個小時不見,想我了嗎?”

    許念念臉色顯得有些蒼白,她已經換了校服,換成了一身厚厚的白色睡衣,這樣卻是更顯得臉色蒼白。

    “小姐……”那傭人顯得有些失措。

    “你們都下去吧。”許念念深吸一口氣,把傭人都支開來。

    該來的總是要來的,想躲也躲不了。

    “是,小姐……”傭人們紛紛退下,很快,這里就只剩下了她和許念念兩個人。

    “你來我家干什么?”許念念緊繃著一張臉,咬著牙從樓梯上走下來。

    “來找你玩啊。”萌小男臉上依舊是掛著笑的,不過那笑容顯得有些僵硬:“順便……來跟你切磋一下武藝。”

    許念念的臉部表情頓時硬化,腳步也停住了:“你……你到底想干什么?!”

    “還問我來干什么?”萌小男終于收住了臉上的笑容,換上衣服冷冰冰的模樣,一步一步靠近許念念:“都怪你這張嘴巴,害我們班丟了最佳藝術班的獎。許念念,你做人不要太作啊!本來還以為你經過昨天七錄少爺的事情會收斂一點,沒想到你一點長進也沒有。”

    不提到韓七錄還好,一提到韓七錄,許念念的脾氣也立馬就上來了。

    這好歹是她家,如果情況不對,可以立即大喊,她就不姓了,萌小男還真敢動手!

    這么想著,她立即放松多了,話也多了起來:“我說的都是事實,你們班還不是靠的素媛才能拿到第一的?這要是真給了你們第一,那才叫真正的不公平!還有,七錄少爺的事情,你不許再提!”

    “喲……不許再提啊?”萌小男諷刺地笑了一下:“你也知道丟人啊?早知道你會這樣,我當時就應該攔著蕭銘洛,讓他不要幫你說好話,直接讓七錄少爺把你打打死算了!”

    “哼……”許念念的眉毛微微上挑,眼角眉梢都掛著得意:“原來你為了最佳藝術班的獎來我家是個幌子啊,實則是看不慣銘洛哥幫我。我告訴你,就算你攔著銘洛哥,他也還是會幫我的!”

    !!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北京pk10计划9码 广西11选5走势直播 双色球蓝球预测 3d绝杀号公式 股票融资买入的利息 湖南幸运赛车历史开奖 股票指数期权 迪拜五分彩走势图 投币机哪种赚钱 浙江11选5爱彩人网 问道游戏赚钱犯法吗 极速飞艇人工网页计划 怎样看计划群里的计划赚钱又稳又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