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7章 誰賠誰

作者:孤單地飛 返回目錄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冰封之遺落的世界之痕斂財人生[綜].全能運動員超能名帥韓娛之我的會長大人超級訓練大師斂財人生[綜]綠洲中的領主

戀上你看書網 www.itbsnn.live ,最快更新神道丹尊最新章節!

    以神獸為家徽或是族徽,那這個家族肯定十分強大,否則又豈配使用神獸為徽記?

    這就好像某個人明明沒有什么實力,卻號稱“劍帝”、“刀王”,這肯定要被人爆打。武道的世界,對于這樣的事情非常講究,絕不允許亂來的。

    五大宗門這方,那名破虛境強者長身而起,立在城頭上,道:“紫月偽朝的將領,出來見本座。”

    “呵呵,區區破虛三層,也敢在本王面前放肆!”一聲長笑中,只見一名全副盔甲的男子出現,他騎在一頭妖獸上,高大無比,四蹄上有火焰纏繞,神武驚人。

    凌寒看著那頭妖獸,不由露出訝然之色,因為這頭妖獸是九焰踏天獸,十階!

    十階妖獸,那可是與破虛境強者平起平坐的,甚至,因為妖獸的體魄遠在人類之上,可以說是天生兼修了體術,同階一戰的話,還是妖獸的勝算更大。

    可這樣強大的妖獸,現在卻成了一名人族強者的坐騎,太驚人了。

    九焰踏天獸步步而前,速度并不是很快,但散發出來的氣息卻是無比恐怖,讓每個人都是心頭發悶,好像心臟都要被擠爆了一般。

    坐騎都是如此,那主人呢?

    那名男子身著銀色的戰甲,頭上也戴著銀盔,但臉部并沒有遮沒,可以看到他的長相,充滿了硬朗的線條。他容色淡然,仿佛天塌下來他也可以輕輕抬手托起。

    “你是何人?”五大宗門的破虛強者喝道,被對方這出場方式有些震驚到了。

    “紫月皇朝天星王,納蘭天荒。”這騎士說道,聲音不高,卻是在每個人的心頭回蕩,久久不去。

    五大宗門的破虛強者冷哼一聲,道:“大膽,竟敢在恒天大陸建立國度,這是在與天為敵!”

    “呵呵,你能代表天地?”納蘭天荒不屑地說道。

    “本座張嘯林,今日代表恒天大陸向爾等發出最后通喋,立刻棄暗投明,還有一線生機,否則就是自取滅亡!”五大宗門的破虛境強者喝道。

    “呵,真是不自所謂!”納蘭天荒冷然嗤道,“本王叱咤風云的時候,你老祖宗還不知道在哪吃奶,居然敢向本王放肆!”

    這口氣大的!

    張嘯林自然怒不可遏,但他對于納蘭天荒的實力完全不知深淺,倒也不敢輕易起釁,他哼了一聲,道:“狂妄之人,終究只會自取滅亡。”

    “哈哈哈,本王便在這里擺開大軍,三天后攻城!”納蘭天荒朗聲道,聲音轟隆隆,猶如天雷響動,“到時候,放下兵器,跪地投降者,可不殺!”

    “做夢!”張嘯林冷然道。

    兩大破虛境對話,余人自然沒有資格插嘴,而說到這里,兩邊也告一段落,都是不再開口。

    打嘴仗乃是攻心,是一種氣勢上的博弈,影響士氣,因此兩邊自然誰也不甘弱了氣勢。

    “馬胖子的手下還真是人才濟濟!”凌寒驚訝,之前只是猜測,但親眼目睹了,他才敢確認紫月皇朝真得有破虛境強者的存在。

    而且,這納蘭天荒可不是一般的破虛境,雖然境界不知、實力不顯,但能夠騎著一頭十階妖獸,這還不能說明問題嗎?

    他眺目看,紫月皇朝的軍隊軍容整齊,百萬人形成了百個方陣,每個方陣都是整整齊齊,沒有一個人站得歪歪斜斜的,哪怕之前張嘯林發出了破虛境的氣勢,可這支大軍卻是一點也沒有動搖,顯示出可怕的軍紀。

    反觀這邊,在納蘭天荒的氣勢下,許多人都是瑟瑟發顫,斗志已經少了一半。

    未戰便已經先輸了一半。

    “真是奇怪,馬胖子這樣的活寶,居然可以收服這么強力的手下,而這只是三支大軍中的一支,恐怕另外兩支軍隊的統領也不會稍遜。”

    “難怪敢立國,更有開天的野心,確實底蘊驚人。”

    “照這么說,背負著開天大任的馬多寶豈不是實力更強?否則體魄不夠強橫的話,根本承受不了強大的國勢灌注。”

    “人果然不可貌相,馬多寶究竟是何方神圣?”

    凌寒越來越好奇,你不了解一個人的話,可以通過他身邊的人來了解他。正所謂物以類聚,人以群分,能夠招攬到納蘭天荒這樣的強者,馬多寶豈會簡單?

    紫月皇朝的大軍開始構建營地,準備三天后的戰斗。

    而五大宗門這邊也召開了緊急會議,會議的爭論點,便是要不要在今、明、后天的晚上展開偷襲,打對方一個促手不及。

    “兵不厭詐,本座認為應該今晚就發動奇襲,他們大軍奔波,今晚肯定是他們最最放松的時候。”有大人物建議道。

    ——能夠參加今天的會議,自然個個都是大人物,而凌寒也有幸參加,因為他是天級丹師,這能夠與天人境比肩,便是破虛境也會給幾分面子。

    不過,凌寒現在可沒有半點天級丹師的模樣,虎妞正坐在他的腿上,一大一小兩人開心地嗑著瓜子,完全沒有在意這是一場十分嚴肅的軍事會議。

    “不不不,對方故意開出三天之期,恐怕是早就料到我們這幾天會發動突襲,肯定會設下圈套,萬萬不能上當。”有人反對。

    “他們勞師遠至,哪有時間設下什么圈套,本座堅持,這是最好的出擊機會。”

    “我堅持反對!”

    參與會議的人分成了三派,一派主張激進地進攻,一派則是要固守,反正他們已經在城內擺下了大陣,為什么不讓敵人來沖陣呢?

    最后一方則是中立,保留意見。不過,中立只是說得好聽,完全是沒有主見。

    張嘯林拿定主意,晚上派一支精銳部隊進行突襲,試試納蘭天荒這支大軍的成色。

    許多人自告奮勇,要參加這次行動,凌寒自然是推掉了,開玩笑了,他才不會給五大宗門賣命,而且,納蘭天荒的實力深不可測,而且軍容整齊,明顯就是一支鐵血大軍,去偷襲?

    送死還差不多!

    不但他拒絕參加,還讓雨皇等人也不要去湊這個熱鬧,還是留到三天后的大戰時再看情況吧。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北京pk10计划9码 新疆11选5推荐号 wow军团再临赚钱 外国赚钱的行业 梦幻西游法宠手游赚钱 移动棋牌大厅官网 官方斗地主提现金 中国福利彩票开奖结果 贵州十一选五走势图彩经网 上海时时乐是骗局吗 三分彩龙虎万个位计划 888棋牌游戏正式版下载 福建11选5技巧